日誌 相簿 影音 留言 好友 名片.hlyo { background:transparent url(http://img.xuite.net/personal/images/sicon_yo.gif) no-repeat scroll 100% 35%; border-bottom:1px dotted #0066CC; display:inline-block; padding-right:12px; text-decoration:none !important; } .cluetip-default { background-color: #d9d9c2; } .cluetip-default #cluetip-outer { position: relative; margin: 0; background-color: #d9d9c2; }

2011-06-08 11:41 感謝:文化種子的生發

194活動小記 好文轉寄

感謝:文化種子的生發

‧一縷線香

2006年初,施行找我設計道禾實驗中學的歷史課程,還沒點頭,他就順理成章出任創校首任校長,我卻陰錯陽差成為課程總顧問,在知識破碎化中尋找一條主軸是惟一的努力。藝術是道禾的畫框,「士無故不撤琴瑟」的古琴有著實踐的可能,但旋即拋棄;這個年代,如此念頭只是笑話。決定道禾實中能否設立的日子,認識牛老師,一切的夢想開始成為真實。

記得在會館,牛老師問我對教育的想法,我認真卻無奈地詮釋古琴的意義,邊說邊看著師母的笑容,從此這笑容是我們溫暖安心的依靠;每回想像著某課程的老師,第一個念頭就是:「找老師和師母要人。」沒兩天,見到鄭正華老師。很難想像,這個年代還有人能師事民初甚至清末的大師,單是這一身琴簫笛三絕傳承,就足堪典範。「天不絕文化種子。」初見面,我就僅此一念。〈長門怨〉、〈酒狂〉、〈流水〉……老人家幽幽說著:「古琴就像一縷線香,不旺,千百年也不絕。以前我老師常這麼說。」我恭謹對應:「有人有琴,絕不了。因為,古琴面對的是自己。」

有人有琴,古琴就能成為教育主軸之一。但可想而知,很難讓人全盤同意;珍貴的是,無論任何原因或方法,終是沒有反對。「沒有反對」而讓「實驗」有了寬廣的時空,讓「主軸」的實踐有了成長的可能。每個人終將會被感動,因為面對的是自己,因為琴。

我們想維繫這一縷線香,讓文化香火裊繞每個人的生命之中。牛老師成立亞洲研究院,我們的夢想由此開始實踐。當敦聘鄭老師出任亞洲研究院古琴所所長,透過一場琴簫笛三絕的音樂會,呈現文化生活的感動,就一直是我們的盼望。

‧生發

20114月初,鄭正華老師表達返居加拿大的想法,牛理事長隨即下令排除萬難,務必完成一場音樂會,並親訂三大基本原則。第一、文化種子根留臺灣為主軸,破除主客觀因素,以感動為生發的起點,以封閉的雅集為表現形式,以正式音樂會為籌備精神與規模;第二、研究院是非營利組織,只能接受捐款,且為了創造文化事業真正的良性循環,所以不接受包票,要一個人一個人談;第三、以社區為實踐文化生活的最小單位,讓產官學界出現真正的聚焦。

‧伴手禮

正式運作前,我和張誼如總監邀請李福源、黃子軒二發展委員討論相關事宜,黃總召慨捐場地作為基地,舉凡宗旨、意義、目的之雛形均在此完成。某天上午我們確定北部朋友由陳志祥顧問負責,當場李校長親自聯絡彰化縣文化局蕭青杉局長,並邀聖興汽車柯育沅柯董事長參與。中午,張總監致電道禾實驗學校創辦人曾國俊先生,曾先生二話不說,全力支持。下午,我們拜訪一藤井陳嬿媚小姐,整個對話是,「研究院要辦場音樂會…」語音未落,嬿媚小姐就興奮地喊著:「讓我來,讓我來。場地?錢?還是和菓子?」我們只要簡單的茶敘,她給了我們精美的伴手禮。這時候,人、錢都還是歸零。

‧俠義古風

配合鄭老師的時間,幾經協商,只能敲定528。第一個大挑戰馬上出現,當天彰化文化局舉辦費玉清個唱。奇怪的是我們並不擔心,而是興奮;幾成文化沙漠的地方,居然出現傳統音樂與現代明星的撞擊!冥冥中,文化種子將在社區生發。

伴手禮確定的第二天,李校長親自帶著我們拜訪蕭青杉局長。他和張總監先上樓,我等柯董事長到的時候,能報告整件事情的時間只有短短三分鐘不到,他只是靜靜聽著、點頭。蕭局長聽完我們的簡報,當仁不讓,慨允指導,接著問誰來辦?柯董事長毫不猶豫:「我辦。」事後我才知道,身兼多項團體領導人的柯董,忙碌是必然的,而且,六月初將進行博士論文口試,面對這場人生大事,他仍然親自參與每件事務。即使音樂會當天,他忙上忙下之餘,還是抓出空隙,審視論文。我們以社區作為文化生活最小單位,讓產官學界真實聚焦的夢想能夠實現,或許,就是因為俠義豪情的古風猶在。

‧快快樂樂

417研究院四週年大會中,亞洲電影學院厲以壯院長、茶道所陳玉婷所長、金工所曾永玲所長、兒童教育所林楚欣所長、心理所白慧娟所長等人熱情響應,音樂會籌備開始啟動。張誼如總監放下所有事務,全心全力,按部就班,推展大小事宜;單是一個月內開車的里程數,就是平常的三倍。

我們第一個決定拜訪的對象是長期發掘青年藝術家的鶴軒。在桂冠展場陳鶴聊著創業的過程,忽道有批已被收藏的木雕正在卸貨,我們到地下室看到陳正雄木雕。當防撞氣泡墊拆除時,我有著古物出土的心情,甚至是國美館見到黃土水之後,好久沒有的悸動。告別時,才想到此行目的,楊笛輕輕一笑,張總監淡淡地說:「早處理好了。」

我們分不清為了陳正雄木雕,還是有了第一筆捐款和三位賓客而開心。其實,這次我們早抱定一條主軸,快快樂樂。

‧一句話

原本我們只希望史料文獻研究所的朱逸恆老師和施校長能在道禾的課堂上將古琴融入課程,藉此機會灌輸文化教育,打定基礎,感動家長參與。但我們碰到推動文化事業的諸種普遍性問題,當下決定排除問題,只往前行。我半夜打電話給朱老師,只說不賣票,要一張一張邀請。然後我直接要30組,心中估摸有70人上下。他只說一句:「了解,我來處理。」

第二天戰鬥營,施校長主動問:「我負責什麼?」他在學業和教書兩頭燒,我們真捨不得;但我沒說出口,只明白一句:「錢。」他拿起電話,一分鐘後,「小梅一萬。」往後,毋須任何討論與溝通,施校長承擔我們所有缺口。

一週後,我和施校長、監事譚靜芳老師勘查現場,也是一句:「場控全權負責?」譚老師如同往常點點頭,不多說一句。我們深知她每天忙到晚上七八點下班,但她會做到最精緻的準備工作,我們不需要再操心任何現場問題。

‧戰鬥營

張總監教授能量撫癒員課程的兩位優秀學生黃芳于、范仲宙主動投入第一線,建立起所有來賓對研究院的第一印象。黃老師放下週六日的黃金時段,自行吸收個人的商業損失。葉熠玲老師的親姑姑喜事,深憾無法出席當義工,但堅持任職竹科的范老師留下來,而他還必須往返不熟悉的台中和彰化之間,運送伴手禮。林靜雯老師剛離開台中文化局,轉換新跑道,出差不定,當天又必須教書,但她也暫時全部放下,站上第一線。張存一則是最機動、靈活運用的見習生,任務只有六個字「安靜、榮譽、耐操」。

其實在團隊建立前,已經評估個人的優秀能力和有限時間,就算不是身經百戰,也是駕輕就熟。但沒有一個人以熟悉、簡單或沒問題當作藉口,而是,一切從零開始。

建立了團隊主體,我們就利用戰鬥營時段,開始進入各種模擬情境。演出之前和當天的各種可能性,都在天馬行空中任意捉摸。我們希望建立「垂拱而治」的真實內涵,目標只有一個:快快樂樂。

‧動員

「我天天練四到五個鐘啊!對!我們就要用戰鬥的精神做到最好!」五月初,鄭老師從上海回來,音樂會籌備火力全開。

「好久沒和大家一起讀書,好快樂。」施校長投入朱老師主持的道禾家長讀書會,包括家容爸爸媽媽游明謙夫婦、子硯媽媽林怡杏、品蓉媽媽陳惠娟兩位女士和廖國佑老師;這個團隊確立了捐款模式。被戲稱第一屆畢業生代表的品奕媽媽吳冰心,還有立仲爸爸楊瑞仁大方投入,一群人開始帶動道禾中學全體畢業生和在校生。蔚然成風後,曾創辦人堅守不包票的底線且親自主導,配合道禾基金會陳宥潔秘書長和道禾實驗學校曾靜鎂主任,讓整個道禾為鄭老師而動起來。

柯董事長不僅親身投入,更派出身旁大將APPLE姊姊,從賓客邀請到現場布置,包容我們所有的疏失,展現最大的熱情協助。演出當天音控室發生意外,上自柯總經理、李經理,下至專業員工,全力投入,奮戰到最後一秒。

‧產官學

除了影音媒體外,音樂會的「著作」就是節目冊,宗旨、意義或目的都在薄薄的篇幅中展現,我們希望琴簫笛能傳承當代的意義與價值,所以,除了彰化文化局蕭青杉局長之外,也邀請文建會洪慶峰副主委、臺灣藝術大學設計學院林榮泰院長作序。我與兩先生素昧平生,只是誠懇地闡述初衷,結果一週內,兩位先生為了這篇序各別往返e-mail不下十數封,林院長甚至修改三次方脫稿。

柯董事長為了創造產官學界的共識與討論,在有限的時間內邀請了前體委會楊忠和主委、彰師大技術及職業教育學院陳繁興院長、建國科技大學劉豐旗副校長、彰化藝術高中劉釗鑾校長、彰泰國中魏清山校長、全興油封吳崇讓董事長,還有文武雙全的賴文鎮少將。此外,僅有一面之緣的彰師大獅子會葉論昶會長曾說一定支持我們的活動,這回帶了10位攸關藝術的朋友過來。

厲院長、陳所長、曾所長、林所長和藝術家戴莉芬女士親自出席,展現研究院深厚的藝術實力。書法家魯漢平老師忙完一天的行程,準時趕抵;郭基發老師特邀致力研究天目窯且無私公開古法技藝的林錦鍾老師從南投趕來;臺灣簫笛製作獨占鼇頭的麗聲黃家祥先生提供大量資料,更從雲林趕來;青商會蕭順基會長忙於十大傑出青年選拔,一直擔心不能準時到場,但他沒遲到。包括上述在內許多產官學界的朋友,全部謝絕邀請,捐款赴會。

‧遺憾

雷蒙老師出版新書後,行程排到三個月後,不僅代表楊權隆先生捐款,演出前晚還是決定出席。但開演前,累到無法出門,只能一再抱歉。

「碧嫆學姐在哭啦!」大樹下音樂教室創辦人張老師無法出席,難過不能自已。我們只能安慰:「沒關係。這次不是句號呀。」但當我們困於現場錄影時,她介紹了百樂莊信雄先生。我們長談一下午後,他全力協助,當天還為嚴苛的現場環境調出最頂級的自然音效,結果音控室的意外讓眾人無法欣賞到音控絕技。然而,莊先生始終一派悠哉,「沒關係。」這是我們聽到最安心的話。

蕭局長主辦費玉清個唱,因為售票引發地方微詞,不得不親自坐鎮現場。不只一次表達參與的想法,我們深表感謝。9月份,他希望鄭老師能參加他籌畫的國樂的國際性演出活動,更為「臺灣咏傳琴簫笛」做出最好註解:「這不是句號,是驚嘆號!」

演出前一週,該有過五成的朋友;鄭老師仍念著當天的人數,總想幫點兒忙。「中興老闆娘說包下三十張。」「別吧。」「我已經說不要了,結束後上她那兒吃一餐。」「該這樣。太好了。」

一分半鐘

演出前三天,鄭老師來電話:「我住院了。」「什麼!!」

「哈哈,昨天住了一天,檢查身體。」「別鬧了,還好吧。」我們早知道身體狀況不佳是他決定返回加拿大的原因之一。

「醫生說要替我上台吹。他來吹?嘿嘿!機器一測,睡覺時,呼吸會停止一分半鐘耶!最嚴重那一級了。多少人呀?」

有九成五上下,值了。大家都是真心支持,您別擔心。…哎!您老簫王耶!五分鐘不呼吸也沒問題,一分半鐘不算什麼啦。什麼事都別想,身體為重。」我們擔心到頂了,但能說什麼呢?

「這場音樂會太重要了,」鄭老師看穿我們的心意,淡淡地說:「二十多年,我就這麼一場,老了,以後也不成了,你們又那麼辛苦,那麼多人在場內和場外看著…我們一定要辦成,漂漂亮亮。」

「沒事兒,您好好休息,一定是精彩演出。」

「放心,我是專業人士,會調整的,這是冬眠,上了台,那股爆發力,嘿!誰也擋不住。」

當施校長重拾電台主持人的專業能力來充當播報員,提醒著音樂會禮節,眾人一一入座。一分半鐘後,他走來:「音響壞了。」奇怪的是,應該很詫異或緊張,原本興奮的心情忽然整個平靜下來。柯董親自出馬尋找問題,我們請范老師主管一切,請柯董入席,又向眾人說明狀況,然後到後台擋住鄭老師。

「沒關係。就這樣上台,藝術家不管什麼狀況都要用平常心,都要呈現最好的一面。」說著就要往外衝。

「給他們點兒時間試試,真不行,就不插電演出,這是觀眾的福氣,只是辛苦您老了。」有麥克風的協助,還能分擔老師的身體壓力;不插電,就得釋放十二成功力了。

「沒問題,我沒問題。陳靜怡老師和陳守信也不會有問題,我們都沒問題。」

我們沒能解決音控室的問題,張總監準備兩三天的開場白取消,施校長登台報幕,音樂會全程Unplugged

少了莊先生音控絕技的加持,現場必須面對空調噪音,幾乎音樂會最難堪的困境,我們都碰到了。但我們聆賞鄭老師全部功力的精彩演出,也見到不包票的誠懇與熱情,每一個人都不是為了音響或空調,而是為了各種原因支持「臺灣咏傳琴簫笛」。

記憶裡,將不是任何問題或困境,而是溫馨、喜悅與感動。

 

‧漣漪

從牛理事長和鄭老師的相遇開始,琴音初動,一切人事物的聚合就像漣漪般泛開,一縷線香跨越時空,不絕……

當一切浮光掠影劃過,我們只記得滿滿的感謝,尺幅一方,訴不盡每個故事。我們同年代的朋友或許依稀記得陳之藩的名言:「感謝之情,無由表達,還是謝天罷。」

……

「我對這塊土地真的好有感情啊!一年大半時間都在這兒,兩個月出境一次,我也要待在這兒。我寫了那麼多臺灣的曲子,這麼好的人、這麼好的音樂…。唉!你們不珍惜!」

「雅集也得正式來!要戰鬥!這是上戰場的事兒。」

「你放心啊!我每天都在練,一直吹一直吹,我一定會在戰鬥狀態!我可沒偷懶。你放心啊!」

「好可惜啊!誼如練那麼久,一直練,我又心疼,又想『別練了,台下聽完了。』結果,你看看…」

「他們跑來叫,後面都聽不見…」

「台下叫好冷,台上我身旁一片火熱啊!」

「場地是差了點兒,但這很難得了。就是要這樣好好支持。」

「音響很好啊?你說這是……。分不出空調了?分不清台上台下?很自然!那好啊!你看看,可惜啊!」

「真格說,我表現真好。即興沒想到那麼好!…卯起來!死命啊!」

「十幾年呀,好多人說要辦都沒辦成…」

「他們都好感動呀,一直說謝謝。電話都沒停,每個都要來看我。」

「老婆天天一通越洋電話,就怕我累著。」

「老了,腿都軟了,幾十年沒跳,沒想到還記得。」

「原本不去廈門了,這下一定要陪著去。那邊說大家一直在找我,找不到。我說,隱居了。呵呵!」

「你說對得起孔夫子,我也覺得對得起張子謙老師,他在天上應該會說這學生不錯,把古琴搞得這麼紅火。」

……

亞洲研究院出版社

社長 張運宗 書于端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芳記養坊 的頭像
芳記養坊

芳記養坊的部落格

芳記養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